女子眾籌被曝房產幾套什么情況?水滴籌不審核的嗎??

 近來,廣西南寧市武鳴區的鄧女士在水滴籌建議籌款,稱女兒小黃因為病毒感染住進ICU,卻無錢看病,終究共籌得25萬余元。

  可是往后,有網友爆料稱,鄧女士在武鳴開有多家粉店,開奧迪車,且名下有幾套房產,引發人們質疑……
1.jpg
  籌款途徑水滴籌關于鄧女士的相關介紹顯示,她的女兒小黃本年20歲,在四川傳媒學院讀大二。本年6月30日,小黃俄然高燒不退,被送到成都當地醫院檢查為病毒感染,病因不明。當時,醫院幾回下了病危通知書。

  女兒小黃當時住進ICU,每天花費大,醫院估量前期治療費用至少要30萬元。“我和她爸爸為看病錢急得夜夜失眠,醫藥費沒有著落”

  經過近萬人捐款,7月11日,鄧女士將善款25萬多元提現。

2.jpg
  數天后,鄧女士發7月22日,有網友爆料稱,鄧女士家里并不缺錢,其在武鳴開有3家粉店,家中有奧迪車,名下有多套房產。


關于網友的揭底,大病初愈的小黃忘記了醫生的吩咐,在網上揭穿和網友展開罵戰,言語粗俗不勝,并稱:“你給了多少錢,我還你,不缺你這個××的錢。”



關于小黃這番言辭,網上一片嘩然。不少人覺得,“心愛的不是錢,而是錯付出的好心”。

7月23日,小黃可能意識到自己的不對,在朋友圈里再次發聲,標明十分懊悔,期望我們給她一次改過自新的機遇。

7月24日,鄧女士在籌款途徑水滴籌標明,將變賣家產,在72小時內把善款退還給各位愛心人士。


據網上傳言,鄧女士是武鳴一家粉店的老板。7月24日,記者拜訪了解到,位于建造街上的一家粉店為鄧女士一切。
3.png

當天,記者來到鄧記金牌老友粉店,向店員標明來意,對方標明鄧女士不在店肆,不方便供給聯絡電話。

隨后,記者經過其他辦法,彎曲聯絡到鄧女士。當記者標明身份后,鄧女士隨即掛掉電話,且再也打不通。

依據周邊店家和一些曾在金牌老友干活的工友反映,鄧記金牌老友粉店口碑不錯,做了多年生意,加上老板做人干事也能夠,生意一貫不錯,“應該是有點儲蓄的,想不明白為何這么做”。

當天下午6時左右,記者在現場看到,鄧記金牌老友的餐號現已排到293號。店肆除了運營煮粉,還有快餐和外賣。

對話:“經濟情況并不好,有債款”

記者拜訪了解到,小黃是鄧女士和前夫黃先生所生,兩人離婚5年多,現在黃先生也在運營一家金牌老友粉店,地址位于靈源路上。

當天下午,黃先生在承受采訪標明,鄧女士盡管有車有房,但都是告貸買來的,家里經濟情況并不好,網上所說的大部分是虛偽的。

“她(鄧女士)是有一輛奧迪車,經商,講究一個臉面。房子只要一套商品房,10多年前買下的,現在還有告貸沒還清。她那個鋪面房租兩萬多元一個月,現在還欠著房東的房租。”黃先生說。

據黃先生介紹,他早年曾和他人合伙經商,不料生意失敗,至今仍欠5萬多元的債款。現在他就住在粉店的二樓,“我本年52歲,沒車沒房,租金每月近4000元”。

黃先生坦言,女兒患病住院時,他和前妻是真的拿不出錢來,當時正好周圍有病友看到,所以建議他們在水滴籌上建議籌款。

4.jpg
網上的作業出來后,黃先生很憂慮女兒的身體情況,“我和前妻經過電話,現在女兒的身體還比較虛弱。她媽媽現已把她的手機沒收,讓她靜心養病。”

關于女兒在網上的言辭,黃先生自稱感到很意外,也覺得十分不妥,“肯定是不對的,我們作為父母有職責,沒有好好教訓她。一起,也期望社會能給她一次改正機遇”。

黃先生說:“我問過她媽媽,說是有匿名網友惡語相攻,孩子可能被激怒了,因此失去理性,說錯了話。”

7月24日下午,記者聯絡水滴籌途徑,一名作業人員回復稱,作業發生后該途徑已第一時間聯絡用戶闡明情況,但用戶沒有作相關回應。經過溝通,患者在朋友圈抱愧并決議退款,現在作業還在跟進中,詳細發展以途徑動態為準。布發展,標明女兒已于7月19日出院,現在依照醫生建議,拿藥回到武鳴的家中靜養。

為您推薦

發表評論

當前非電腦瀏覽器正常寬度,請使用移動設備訪問本站!

最新公式规律做特码